資訊 藥師幫“低價補貼”行為犯眾怒

23/4/2019 PM 2:37:42      點擊:

起家于廣州、剛剛在近日宣布完成D輪融資的藥師幫,正遭遇揚子江、云藥集團、九州通等大型醫藥公司的集體抵制,這些藥企陸續發布通知函稱,藥師幫平臺長期低價銷售公司產品,造成規范的合作客戶無法正常銷售,要求經銷商暫停給藥師幫平臺電商供貨。

記者多方采訪獲悉,觸發上述抵制行動,事因藥師幫的“補貼行為”打破了醫藥公司原本的價格體系,當然,零售渠道變得越來越重要,也是大藥企們奮力抵制的動因之一。截至記者發稿,上述抵制行動還在繼續,而藥師幫發布的針鋒相對的回應,也沒有透露出愿意“妥協”的跡象。

據悉,這已經不是醫藥電商首次觸動醫藥行業的生態鏈,多年前,阿里健康的監管碼也曾引發行業頭部企業的抵制,醫藥公司們最終在那次對壘中獲勝。

約有13家藥企發抵制函

據記者了解,近日在互聯網自媒體上傳出消息,多家藥企(包含醫藥商業企業)發出通知,聲稱藥師幫涉嫌長期低價銷售相關公司產品,因此要求經銷商暫停向藥師幫平臺供貨,據南都記者從掛網的相關通知進行不完全統計,目前約合13家。

其中,揚子江藥業在近日發布的《關于停止對藥師幫平臺所有電商供貨客戶告知函》中稱,藥師幫平臺客戶長期以低價銷售揚子江藥業的產品,嚴重影響市場價格,損害揚子江藥業的形象,造成規范的合作客戶無法正常銷售。因此該公司全國范圍內停止對藥師幫平臺所有電商客戶銷售,禁止揚子江藥業集團全國合作的一級分銷商、二級分銷商、其他準銷售商給藥師幫平臺電商供貨,違者根據商業協議停止合作。

為了解網傳通知的真實性,記者向揚子江藥業集團進行致電求證,對此該公司內部人士表示需要求證,不過截至發稿前,對方仍未就通知作正式答復。

與此同時,記者留意到,在網傳發布通知的企業中,醫藥商業上市公司九州通亦發出相關公告,稱由于掛網(藥師幫)銷售康王R X 100m l及皮康王20g產品現象影響各區域產品渠道和價格管理,因此要求協議二級商業和三級商業在禁止藥師幫平臺上掛網銷售上述產品,并且要求在今年4月30日前撤網。

對此,記者向九州通方面進行采訪求證,該公司內部相關人士向記者表示,相關通知內容屬實,而此次要求禁止相關產品在藥師幫掛網,系“廠家方面的要求”,資料顯示,康王品牌系滇虹藥業旗下O T C (非處方藥)產品,該產品隨滇虹藥業于2014年被德國拜耳收購,另據了解,目前九州通系拜耳公司旗下康王產品的全國總代。

在同期網傳的通知中,記者發現太極集團、云藥集團及吉林敖東的公告態度更為“激進”,相關公司要求所有合作經銷商停止給任何網絡電商供貨。

據記者了解,藥師幫遭遇企業“抵制”已非第一次。太極集團早在去年10月就曾發布函件,要求已向藥師幫等移動app網絡銷售平臺銷售太極產品的經銷商,必須于2018年10月31日前將太極產品全部回收及下架。另外早在2018年8月,陜西紫光辰濟藥業有限公司以“未經授權擅自發布藥品信息、低價銷售藥品”為由,主張被告廣州速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藥師幫平臺開發方)承擔網絡侵權責任。不過,最終訴訟請求被駁回。

廣東省醫藥零售行業協會副會長劉桂春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則直言,藥師幫是醫藥電商的一種新模式,低調運作幾年了。現在已經布局了很多省份。現在露出水面的都只是一些爆發出來的矛盾,還有許多潛在“水下”。

藥師幫并未妥協

針對上述藥企的抵制,記者聯系藥師幫客服,對方稱公司已就藥企們的舉措做了回應。

據了解,藥師幫在此次回應中,只強調其提供的是平臺及技術服務,平臺自己不賣藥。在該公司看來:“藥企、藥品批發商、經銷商經資質審核通過后,入駐藥師幫進行藥品銷售。藥品怎么賣、賣多少,這是由平臺賣家決定的,藥品貨權歸屬商家,自然定價也是商家說了算。簡單理解,藥師幫就是藥品的‘淘寶’,只不過平臺下游用戶不是普通消費者,而是藥店、診所這一類小B用戶?!?/p>

針對部分藥企指責其擾亂藥品銷售秩序,藥師幫給出的回應則強調,其主要為藥店診所等零售終端用戶服務,純終端銷售,不調撥。此外,在回應中,藥師幫還公開聲稱,其借助互聯網的力量,已連接起了一個個廣闊市場里非常分散的終端,“這些分散的終端貢獻了藥品社會化零售的40至50%份額”,“(這些終端)也正是品牌藥企們一直關注,潛力無限、卻難以有效覆蓋的‘廣闊市場’?!?/p>

據公開資料顯示,藥師幫系一個鏈接藥品供應商(藥企、醫藥公司)和藥品終端(藥店、診所、衛生站)的醫藥電商平臺。南都記者透過該公司工商信息資料了解到,該A PP開發方為廣州速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法人為張步鎮(同為董事長兼CEO )。

公開資料顯示,藥師幫在2015年5月完成其Pre-A輪1000萬元融資,2016年4月又獲得上海復星、常春藤資本等多個知名V C的7100萬元人民幣的A輪融資;隨后2017年12月底完成1.1億人民幣B輪融資,此輪融資由松禾資本、復星領投,同威資本、常春藤等前一輪投資方繼續跟投;2018年6月,藥師幫曾完成由D C M、順為、SIG參與的總額4 .2億人民幣的C輪融資。藥師幫最新一輪融資D輪于2018年11月底完成,老虎環球基金、H Capital和D CM中國等參與,融資額1.33億美元。

不過相對于醫藥商業流通領域,該公司公開背景資料的“董監高”大多系醫藥投資等外業背景居多。記者透過天眼查留意到,張步鎮在創建藥師幫前為搜房網CTO (首席技術官),藥師幫聯合創始人兼CO O徐曉驊亦是搜房網出身。

低價策略被指影響產品正常推廣投放

廣州一家醫藥公司的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藥師幫的做法是通過低價補貼來實現流量?!氨確剿?,工業企業原本向經銷商提供的供貨價是1元,通常經銷商向小的終端藥店供貨會加10個點,但藥師幫的做法可能是不加價,甚至貼價,這樣的話,就會有其他的經銷商將這類現象反饋到工業企業,要求降低供貨價?!?/p>

“當然,藥師幫的這一做法,在小藥店包括小的連鎖藥店是受歡迎的,因為他們很難拿到像大型連鎖藥店那樣低的進貨價,藥師幫的做法就是給小藥店和小連鎖藥店讓利。但這樣一來就打亂了大企業的價格體系?!備夢桓涸鶉私徊剿?。

與此同時,湖北某上市醫藥企業內部負責人亦反映類似觀點,其認為藥師幫低價策略在影響廠家產品對市場正常推廣和投放外,還進一步指出有可能增加“假藥泛濫”“逃稅”等風險。

劉桂春分析:“藥師幫是業外人士和資本在操盤,其做法主要是大資本、大推廣、線下大補貼,進而實現野蠻生長。但他們可能對醫藥行業的生態也不是很了解。從目前來看,藥師幫對整個醫藥生態鏈有利還是不利,還需要觀察。其模式能不能成功,對老百姓用藥的作用是積極的還是消極的,都尚不好判斷?!?/p>

抵制背后    大型藥企更加注重零售渠道

記者注意到,與此次多家藥企聯合抵制藥師幫形成對照的是,在帶量采購步入實施之后,有關大工業企業加碼零售的消息開始增多。

以廣州為例,作為試點帶量的11個城市之一,從4月1日起,轄區內的公立醫院執行帶量采購。這場以價換量的帶量采購,對中標的帶量采購企業而言,可以通過讓渡價格來獲得更大的市場銷售份額。但對于未能入圍的企業來說,意味著要丟掉帶量采購城市的公立醫院市場份額。

對此,金康大藥房董事長鄭浩濤給出的分析是,4+7帶量采購帶來的直接結果,就是藥品價格被砍去少則30%~40%,多則一半甚至以上,在此情況下,對于很多醫藥工業企業而言,要么選擇降價參與帶量采購,要么,就只能往藥店等其他渠道轉移。

在藥師幫看來,隨著移動化網絡技術及新物流基礎設施的重構,其重新搭建的“工業企業—線上批發供應鏈—廣闊市場分散終端”這一高效而扁平化的營銷體系的機會正在來臨。

“這是一種博弈關系。藥師幫的這種回應,大工業企業肯定是不滿的。所以接下來博弈還會繼續?;岱翊锏攪夾緣耐仔?,或者一個各方能接受的平衡點,值得繼續觀察?!繃豕鶇鶴詈筧縭欠治齙?。